狄米特律狮

【拉与】不言说 短篇

不言说

今天是拉库斯·威鲁特的的第十九岁生日,也是他进入大学的第二个月。

 他从寝室睁开眼睛后就一直处于高度兴奋的状态中,除却生日的缘故外,他一直在期待自己的室友——早乙女与一,今年会不会对他说出生日快乐。

他们认识有十年了,而这事拉库斯也期待了十年。

初识是九岁跟随父母从美国飞到日本,转学至早乙女与一所在的班级,当时他刚踏进教室,就看到第一排的早乙女眨巴着眼睛看着自己。

当时正处于性格最为恶劣的时期,他那时看到早乙女与一那纯真可爱样脑海里只蹦出了“我要欺负他”的想法,而他也没辜负自己的大脑,每天都致力于用花样去惹哭早乙女。

但早乙女与一虽然常被他惹哭,但也没打算与拉库斯交恶,父母的教导使他成为一个温柔的人,对谁都一样的友好,何况他在心里知道欺负自己的外国小孩并没恶意。

但后来拉库斯肆意惯了,便在面对早乙女与一的姐姐的时候也总是开一些并不友好的玩笑,以至于一天早乙女巴从高处摔到了地上腿就这样骨折了。当从医院看望姐姐回来后,早乙女与一哭着和拉库斯打了一架,谁都没占到便宜,两人从此交恶。

可好巧不巧,两人从小学开始,国中,高中,大学全在同一个学校,同一个班级,到了大学甚至同一个寝室。两人的孽缘也算是出了名,认识他两的人都知道他两人“情深意切”,以至于常被人拿来开玩笑。

其实两人性格都很不错,早乙女与一除了对他以外的人都温和有礼,对别人的请求总是尽能力帮忙,且加上相貌出众,在男女之中都很受欢迎。而拉库斯自己性格外向,出手大方,因混血而立体感十足的脸更是迷人,除却一些时候的傲慢和孩子气,就是个众人心中的完美体。按理说两人早该消除隔阂了,但就是迟迟没人示弱,以至于十年过去,两人之间关系仍与小学交恶时期无二。

 拉库斯坐在床上盯着背对他正在泡牛奶的早乙女与一,两人都不说话,整个房间只有开水倒进杯子里的稀哩声。

忽的,拉库斯就泄气了,他恨恨想道“得了吧,别想了,这人就不会对你低头!”然后又朝着早乙女的背影瞪了一会,随即掀开被子开始换衣服。

“今天晚上我可能不回来。”拉库斯一边扣着衣服一边跌跌撞撞的走进卫生间,离上课还有半小时,今天的课的老师对出勤和迟到抓的都很严,对逃课和迟到的学生都毫不留情,他必须得快点了。

“嗯,我走了,你走的时候记得锁门。”早乙女与一舔掉嘴边的奶泡沫,看也没看一眼拉库斯就拿起书包出了门。

靠,这么干脆。拉库斯从卫生间出来后就只见着刚刚盛过牛奶的杯子还在桌上,喝的人早就影都没了。然后他发现自己既没有时间做早餐也没有空再去买了,叹了口气只得提起手机忍着肚子的咕叫赶去教室。

早乙女与一慢慢地在校园的小路上走着,从这到教室的时间充裕,他大可欣赏一下校园的风景。刚入学没多久太多的事要弄他甚至都没来得及逛逛认识认识自己的学校。

他一边走一边思索着今早背后的灼热目光。他不是不知道拉库斯在盯着他,那目光太热切直叫人头皮发麻,他也知道拉库斯在想什么,但他说不出口。

说老实话,他对拉库斯的恨意并没有深切到长达十年之久的地步,那时候只是小时候实在气不过,按平时说过几天就消了气,但不知为什么两人之间的摩擦越来越多,关系一直没有好转。

反正也说不出口的。这样想着,便到了教室门口恰巧碰到了气喘吁吁从寝室跑到教室的拉库斯,两人互相看了一眼,什么也没说便各自进了教室。

“生日快乐拉库斯!”

“生日快乐!”

“祝你十九岁生日快乐威鲁特。”

“生日快乐,话说今天有活动吗?”

  ……

因为性格外向喜交朋友,才过了两个月班上的人也都认识了拉库斯,除却其他班的人和早乙女与一,几乎每一个人都给了拉库斯祝福。

“谢谢,今晚我请客出去玩啊,能来的都来啊。”拉库斯笑着谢了每一个人,但他说出“请客”这个词时同学们又是一阵欢呼。

“那与一你去不去呀?”这时早乙女与一旁边的人戳了戳他,一副打趣意味。

与一无奈的笑了笑,摇摇头,道:“我就不去了,今晚有任务要做。”

那人欸了一声,却也没在追问下去,本来就是想打趣见与一没这个意思就不再自讨没趣。

讲师在台上滔滔不绝的讲着,但拉库斯丝毫听不进去,他的肚子仿佛叫出了一整个命运交响曲,可他没丝毫办法,现在既不能溜出去买吃的周边也没有一个人带了吃的。

没办法只能转笔转移下注意力撑过这节课,然后他看见前排的早乙女与一回头往他着看了一眼,与他眼神相撞时明显愣了一下便立马转了回去。

这下勾起拉库斯的兴趣了,他一直盯着早乙女看他会不会再次回头,但盯到眼睛有些酸痛了都没见他回头。正当拉库斯想转移视线时却见早乙女给了个东西给他的邻桌,两人似乎在说什么,然后早乙女摇了摇头,便不在说话。而没过多久,拉库斯的前桌给了他一个面包:“xx 给你的。”然后就见到早乙女的邻桌对他笑了笑。

他收下面包,对那人比了一个手势表示谢谢,便开始思考刚刚早乙女的行为和这个面包的联系。

不会是他给我的吧…?拉库斯觉得自己的猜测又有些不靠谱,又想一会也想不出个所以然,于是决定放弃思考,先吃面包拯救下自己比较重要。

下课铃刚响起教室里学生就像发射的导弹个个溜的飞快,等拉库斯还想问问早乙女,却已经没见到他人了,只得作罢。

从学校出来开始他和同学一直嗨到了夜晚,这时都围在一个夜宵摊一边吃一边聊,但多少有些无聊,有些人就想找些乐子玩些游戏。

“要不我们玩玩真心话大冒险?”虽然有些老土,但确实是个最为正当的窥视他人隐私和寻找乐趣的游戏,于是大家一致同意,便决定拿刚才喝空的啤酒瓶做规则——转一圈指到谁就是谁受罚。

拉库斯一向自认为运气好得很,觉得今天自己不过是个看笑料的,没料到第三个就到了他。

“行吧,运气太好了,我选大冒险,对寿星客气点。”拉库斯故作无奈的摊手,无视了女生蠢蠢欲动的八卦心转而选择了大冒险。

“对早乙女与一告白!怎么样我们够手下留情了吧?刚刚xx可是跑到女厕所大喊我是变态了都。”一众男生都笑的暧昧,拉库斯简直想骂人这叫什么手下留情,但没办法他只能照做。

手机滴嘟了两声对面便接通了。

“喂?”

“早乙女与一,”

“嗯?”

“我喜欢你。”

桌上的人都笑了起来,但拉库斯没说话,直觉告诉他早乙女会说些什么。

电话那边沉默了很久,甚至让人有种电话已经挂掉的感觉,但拉库斯听到了早乙女的呼吸声,他出于一种奇妙的心理并没挂电话。

然后早乙女开口了,每个字清清楚楚,他在听到后却立马挂了电话。

“生日快乐。”他说。

桌上的人还在笑,但拉库斯已经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了,他现在思绪比较乱大脑不足以支撑他继续思考下去。

完了完了,今晚真的不能回去了。他想,此时虽然不能理智思考但他非常清楚自己的耳朵已经烧红成了什么模样。

他意识到了。

花要开了。

END .

评论(5)
热度(18)

© 狄米特律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