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米特律狮

【9H/0529叶王生日企划】九九那个艳阳

先 @叶王生日活动组 

修修生日快乐!各位老师都辛苦了!

王杰希出生的那天是个艳阳天。

叶修和叶妈妈一起去医院探望王家母子,那时候他手里握着个大苹果,还有点不明白出生的含义,但知道大院会因为这个出生而多出一个人,这个人也许以后会成为他的王国这边的人民,又或许会是叶秋那边的,但现在,他会比叶秋更早看到这个人。

“你要乖一点。”叶妈妈抱着他,“记得喊阿姨,见到小宝宝不要大喊大叫。”

“好。”叶修点头。

平时喜欢给他做小曲奇小蛋糕的王妈妈躺坐在床上,脸色有点惨白,但嘴角却扬的高高的,这让叶修有点奇怪,这是不舒服还是很高兴呢?但他从不对不必要的事情作深想,他把手里的苹果递给王妈妈,随即喊了一声阿姨好。

“呀,谢谢修修,你来看阿姨和小宝宝的吗?”王妈妈笑着接过了苹果,然后摸了摸叶修的脑袋,又指了指一旁的床,“那就是小宝宝。”

叶修闻言便跑过去看,却又够不到床位,最后还是叶妈妈把他抱了起来。

和他想像的有点不一样,他以为会和自己一样大,而不会是这么这么的小,或许这个小人的手还没有他的手一半大,眼睛也不睁开,看起来和自己很不一样,和叶秋也很不一样。

“阿姨他叫什么呀?”叶修回头问王妈妈。

“王杰希,王叔叔的王,杰出的杰,希望的希。”

这个名字好听,叶修心想,他不知道这几个字怎么写长什么样子,可是王妈妈念出来让他觉得很好听,于是他对着小宝宝喊:“王杰希。”

然后这小娃娃就哭了起来。

这是什么奇特人物,叶修惊了,比叶秋还难搞,他没有打他没有骗他小蛋糕小曲奇也没有拿他的小玩具,喊个名字怎么就哭了起来。

“看来杰希与我们修修有缘啊。”王妈妈笑着对他说,叶修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嚎的撕心裂肺的小宝宝,点了点头。

这大概就是大人常说的孽缘吧,他想。

王杰希到了五岁的时候正式加入了叶修王国,他是王国里最皮的一个攻手,本质从来不乖,但神奇的是从来没被大人抓到,反观叶修总被第一个抓包,拖回家就是一顿笋子扣肉,喊声响彻大院。

打完不给饭,还得面壁思过,儿童悲惨莫过于此。

叶修坐在王杰希搬来的小板凳上对着墙发呆,心里默默数着还有多久才能进门吃饭,然后一个粉红色包装的袋子闪近了他的视线。

是一包水蜜桃味QQ糖。

叶修转头一看,QQ糖的主人朝他眨了眨眼,嘴里还嚼着没咽下去的一口饭。

“给尼吃。”王杰希说。

叶修接过这包珍重的QQ糖,然后往右边挪了挪,给王杰希留了小板凳的一席之地。王杰希也不客气,直接一屁股坐了下去,两个人把QQ糖拆了开始一起共享。

叶修嘴里现在充满着QQ糖的酸甜味儿,他从来没有觉得水蜜桃味的QQ糖能这么好吃过,甚至有一点想流泪,这让他想到了《中华一番》里那些发金光的料理。

或许美味就是这样,或许那些金光料理还比不上王杰希的这一小包QQ糖美味。

就是从这时,叶修在心里下了个誓,虽然他还不懂誓是什么意思,但他觉得他得对王杰希好,从今天开始,明天后天大后天或者更久都得这样。

此后他一直维护了邻家贴心皮哥哥的形象,对王杰希的好远远超过了自己的亲弟。

后来在初三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有点不一样,这点不一样是相比与其他同龄少年的,在这个荷尔蒙旺盛的年级,虽然不敢谈恋爱但也有朦胧心思,男生总喜欢三两聚一块评价一些有好感的女生,再幼稚一点就是用武力吸引其注意。

但他就像没开窍的三岁儿童,对于女生完全提不起任何兴趣,而且有点相反的想法。这点想法压着他,睡觉时翻过来侧过去就是叫人睡不着,后来他干脆跑到黑网吧开了台机查起相关资料,确定了自己只对同性有兴趣的真相。

真相大白后他倒睡的安稳了起来,也不在乎这是一个多大的惊天事件,反正不与他人说。

虽然他清楚了自己取向,但也没发现自己有什么暗恋对象,生活依然像荷尔蒙不发达的男生,直到他有一天和王杰希放学时间套在了一起,结伙一块回家。

初三一般比初一要晚放半小时,所以他和王杰希已经很久没一起走过了,这次套一块还是因为王杰希搞值日,忙活半天搞完抬头一看,好家伙已经到叶修放学时间了,心想反正也是这个时候了,索性到了叶修教室等他一起走。

两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小男生走一块话题可以很多也可以很少,他们两个属于中间,叶修最近心里有个想法,在嘴里跳了几次,才终于蹦了出来。

“我可能要走。”叶修说,“但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阿姨不知道吧。”王杰希停下来看着他,过了几秒后又开始走。

“不知道,知道得打死我吧。”叶修也跟着他停了几秒,“你不惊讶?”

“不惊讶。”王杰希说,“我算出来。”

“你是王大仙。”叶修笑他,心里却有点奇异感受涌起,王杰希永远会比别人先一步知道他要做什么他在想什么,有时候是他告诉他的,有时候是王杰希自己猜出来的,到总之王杰希对他是所有人最独一无二的。

王杰希许久没说话,叶修也没有继续发言,直到他们到了大院门口王杰希才说了一句:“我会来找你的。”

“不管你到了哪里。”他又补充了一句,然后也不管叶修自己径直走回了家。

这是什么牛逼初一生,叶修站在大院门口看着王杰希的背影心惊,这又是什么牛逼竹马,如果王杰希在长个几年,肯定是万里花丛过,片叶不沾身的好手一个。

但事实是不用几年,此时此刻他就被他从小看到大的弟弟给眩到了,头脑有点发昏心跳还有点急促,下一秒就得倒了似的,使得自己痛骂自己没出息且混账,怎么让他开窍的人会是他呢?为什么会是他呢?又怎么可以是他呢?

叶修抠了抠自己手心,在大院门口转了好几个圈儿才跺了跺脚往家门走。

后来他真卷走了叶秋的行李跑到杭州打游戏,王杰希也就真的来看过他一次,车票用的是压岁钱,连吃食住宿也一律用平时剩下来的钱包掉,完全不要叶修打理,自己把事做的顺顺溜溜,还倒给叶修做了一天的饭。

“你不能天天吃泡面。”王杰希一边在宾馆的厨房炒饭一边说他,“点外卖都好点。”

“没有,我室友偶尔会搞菜的。”叶修坐在王杰希的床上玩数手,也没有看到王杰希嘴张了张又把话咽回去的模样。

“说起来你待几天啊?”叶修问他。

“一天。”王杰希语气平淡,端着碗炒的喷香的蛋炒饭走了过来举到叶修面前,“我没请假,现在还是开学时间。”

“我都不记得了开学期了,你这样王阿姨知道得打死我不可。”叶修朝他笑,他已经很久没见过王杰希了,这位曾经的小弟弟已经长的和他差不多高了,甚至还有越加向上的趋势,他一看到他就会想到初三那个情景,一想就有点不能平静,他还是对王杰希存心思,意识里太执着有时候也不会是好事。

“是啊,你就等着被扣肉吧。”王杰希说。

“那你得多吃点。”叶修手里拿着根烟,笑容贱兮兮的讨打的很。

第二天王杰希就带着行李走了,连送的机会也没给他,直接发了个QQ消息,一句“我回家了”停留在屏幕上和上一句叶修发的“有事先不说了”合在一块,倒带了点凄凉意味。

叶修曾经想过王杰希的高中生活是什么样的,他成绩会不错,长的干净还会收拾自己,性格也一挑一的好,或许会有一群暗恋小女生看着他,或许位置里时不时会出现情书,他还思索过这些猜想真实存在的可能性,但事实爱和他开玩笑,纵使他想象力通天,也没想过会在比赛场见到王杰希。

还是别队的。

如果想象的终点结果是这样,叶修难说自己的心里是一种什么感受,王杰希确实做到了他那句话,无论哪种含义上的。但他还是有一丝气愤,导致新秀赛上下了狠手,荣耀二字出现在屏幕上后又在他那个专门的小房间猛吸起烟来。

结束后王杰希来找他,一打开门看到的就是一个头发过长刘海遮掉了一部分眼睛的颓废青年坐在蓬莱仙岛里继续吞云吐雾,旁边还有台亮着的电脑是整个房间的唯一光源。

“你是想自杀吗?”王杰希眉头皱了皱,犹豫了两下最后还是走了进来。

叶修看见他,把手里只吸了一半的红双囍碾熄在烟灰缸里,这不是他平常爱买的一种烟,这唯一的一包还是上回见着王杰希的时候王杰希给他买的。

“好一个魔术师。”叶修看着他,笑了笑。

“我没告诉你。”王杰希说,“对不起。”

“你的路当然是自己选的。”叶修说,“没有人能强迫你。”

王杰希现在笑了,在烟的隔离下模模糊糊叶修仿佛看到了以前那个给他水蜜桃QQ糖的小胖娃。

“你会拿冠军的。”王杰希说,“我算过了。”

“你真是个神棍魔术师。”叶修福至心灵,王杰希永远是那个王杰希,无论五岁,十五岁到现在的十八岁,乃至以后,他永远会是王杰希那儿最特别的一个人。

“所以我要送你个礼物。”王杰希说,“三连冠和生日快乐。”

叶修又拿出了裤袋里那盒被压的皱巴巴的红双囍,“不会是三包红双囍吧?”他从盒里抽出一根叼在嘴上,却没有用打火机点燃。

“是个不太好的礼物。”王杰希说,“我现在向你正式告白。”

“我喜欢你。”

叶修嘴里的烟掉在了地上,没什么重量也就没什么声音,但王杰希的话却像惊雷一样打进这个房间,轰隆轰隆,仔细一听似乎还有回音。他不太敢确认自己刚刚听到了什么,告白?王杰希对他?王杰希喜欢他?他陪着苏沐橙看了那么多的小言情剧,没想到有朝一日剧情能轰在自己身上,直砸的他眼冒金星,辨不清东南西北。

“大眼,玩笑不是这么开的。”叶修拍了拍心口。

“我开没开玩笑你看不出来吗?”王杰希说,“哥。”

叶修猛地站了起来,面对面的看着王杰希,眼圈有点发红,眼睛里血丝也不可谓不多,不知道是熬夜多的结果还是刚刚那番话的成效。

“你知道这意味什么吗?”叶修说,“我是你青梅竹马的哥,阿姨知道就不止笋子扣肉了。”

“你喜欢我。”王杰希语气肯定,毫不退让,“你没有拒绝我,而是反问我。”

都是套路,叶修想,王杰希怎么就这么拧呢?他都想好一步步怎么做怎么放弃,高塔就要筑成,偏生这个混世牛魔王就要骑着扫把撞上来,塔一下子散的七零八落徒留他叶修站在中间看着一地废墟。

但他不可谓不高兴,这很自私,但也是人之常情。

“你要想好。”叶修听见自己的声音说。

“我知道我要面对什么,你喜欢我,我喜欢你,这就是想好的结果。”王杰希说。

这是什么奇妙逻辑,叶修看着王杰希,然后捡起地上的烟丢进了垃圾桶,最后拉着王杰希走了出去。

“我也要向你说一件事。”叶修边走边讲,“首先谢谢你的祝福和礼物。”

“嗯。”

“然后我喜欢你很多年了。”

“我知道。”

“然后

我现在没有目的地,也不太想回嘉世。”

王杰希停了下来,像当年那样看着他,然后说:“去我宾馆那儿吧,我给你做蛋炒饭。”

“月黑风高夜我们在宾馆吃蛋炒饭?”

“…我成年了。”

“逗你的。”

评论(5)
热度(185)

© 狄米特律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