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米特律狮

滥情与三飞燕 1

题目乱取,首发空间,隔了很久的复健,希望你能喜欢♥

在第三百二十六次张良回到家听到自己房间里响起的喘息声和呻吟声时,他选择坐在客厅上的沙发上等待他们完事——是的等待他们完事。
这场性爱的听觉盛宴在张良回家后延续了近四十分钟,天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开始的?若是作为一匹种马来说,那刘邦无疑非常出色。张良讽刺的笑了笑,不屑的看了眼自己的房间。

刘邦从房间出来时,便对上了张良不屑的眼神,此刻他还裸着身子,而张良房间里的那位已经昏睡过去。

“嗨子房你提早回来了呀。”没有丝毫尴尬,刘邦向张良打了声招呼便径直向浴室走去——他喜欢性爱却不喜欢事后那种黏稠的感觉。

“……不知恬耻。”张良转过头去,“洗完出来,有事和你说。”

“ho.”刘邦吹了声口哨,玩味之情溢于言表,“没想到子房你这么久不理我第一句话竟然是这样。”

“……闭嘴洗你澡去。”得到了张良标志性的冷淡的回答刘邦也不恼,笑了笑去了浴室。

水声飘荡在这个空荡荡的屋子,昏暗的灯光让一切显得有些淫秽,张良掐着手指等待着,一切都那么缓慢,那么使人心烦意乱。

在墙上的钟响起了二十三时的提醒声时,刘邦从浴室走了出来,熟悉的香波味道让张良有些出神,他甚至没意识到刘邦已经坐在了自己的对面——只穿了一件浴衣,头上的水珠也顺着他那张好看的脸流了下去没入地毯中,悄声无息。

“那么,良良要和我说什么呢?我洗耳恭听。”痞气的笑容,轻佻的语气,声音因刚刚性爱过后的沙哑——该死的性感。

“刘邦,我们分手吧。”张良盯着面前这个男人,没有丝毫犹豫的说出了心中的想法。

房间寂静了下来,只有墙上的钟的哒哒的声音。

“好,依你,毕竟子房你年轻貌美家世显赫人也聪明——确实没必要吊死我刘季一颗树上。”刘邦笑了起来,还是平常的语气,却有了点自嘲的意味。“何况我也不是个钟情之人。”

张良没说话,起身拿起傍边的旅行箱准备回家——回自己的家。正当张良开开门要走出的时候,刘邦拦住了他。

“做什么莫不是你要反悔?”

“那倒不是,只是想问问,子房愿意分手后和我维持床伴关系吗?我对我的技术还是很有自信的,何况你还和我做了那么多次,我可是很喜欢你的呀,无论在床上,还是在床下,如果没一点关系了的话我还是会很伤心的。”刘邦眯着眼睛看着面前的自己的前男友,他是真舍不得张良这个人,至少舍不得他的身体。

张良也看着面前的自己的前对象,厚颜无耻的性格他早就习惯了,他是要拒绝他的。

可是他鬼使神差的却点了点头。

“行。”

刘邦眼睛一亮,没想到张良真会答应,这个结果有些超出他的想象范围,他原本想子房不给他一个耳光已经算是天大的好事了——他自己也知道那是多么无耻的要求。

“拜拜——我亲爱的子房!”刘邦倚着门口朝张良挥了挥手以示告别。

“无赖。”张良直到走到路口时才回头看了一眼刘邦的宅邸,他对刘邦还是有些余留的情感的否则也不会答应刘邦的要求。

这时原本在张良房间里昏睡的人也挠了挠头发从房间里出来了:“刚刚谁来了?”

刘邦笑着迎了上去:“重言你这么快就醒了?看来我努力的还不够呀。”韩信拍开了放在自己肩上的手,“是子房?”

“对,是子房,他来和我提的分手。”刘邦抱住了韩信,双手又开始不安分了起来。

“wow,你同意了?”韩信这回没怎么反抗,倒是玩起了刘邦的头发。

“是呀,但是他同意了我的床伴要求,下次我们可以来个三飞燕。”韩信笑着给了刘邦一拳:“你真是个人渣刘季。”

“谢谢夸奖我也觉得,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刘邦摸了摸自己刚被打过的脸,痛,但他不在意,只要不留下淤青就好。

“春宵一刻值千金,来吧我的小重言。”

评论(18)
热度(35)

© 狄米特律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