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米特律狮

【拉与】伯爵与被咒者④

伯爵与被咒者④


『哦对了.....你还是赶快走吧,今天城里有另外一位伯爵的聚会要开始,城里的戒备可能比平时要好那么点——啧,这些人也只会在这种时候装出一副敬业的样子。』拉库斯有些不屑的看了看城门处,随即指了指与一,『你这个样子飞出去肯定不行。』


『哎......可是......』与一有些苦恼,不用翅膀飞出去走出去反而更显眼。


拉库斯有些不耐烦的抓了抓头发:『我送你出去。』


『哎?......啊啊哦......』与一懵懂的点了点头突然又想起来啥似的:『难道伯爵您能将翅膀暂时变色?!』


『啊......好像是有这个技能但是记得使用一次挺费力的,还不如使用本身自带的能力。』拉库斯在与一面前晃了晃他那纤细而骨节分明的手,然后手上出现了一个佩戴式的怀表。


『伯爵大人自带的技能存储器感觉好帅!』与一有些羡慕的看着对方变出怀表——毕竟他的存储器是支不太特别的黑羽毛笔。


『走啦。』拉库斯转过身去直朝着城门走去,与一急忙跟了上去因此没注意脚下的木枝便向后倒去。


『呜哇?!』


没有想象中的疼痛,而是被人抱在了怀里。


『你有多蠢啊,走个路都摔跤?算了抱着你走好了。』事实上话还没说完,拉库斯便抱着早乙女飞向了城门口。


『我觉得伯爵你这样才这样更惹人注意啦!』夜风刮在脸上的滋味实在是不好受——但拉库斯却并没啥反应。


『放心啦人类哦不什么名字来着......』很好拉库斯·威鲁特又一次展示了他的健忘——或许说是无礼。


『早乙女与一......』与一说话的口吻里有些郁闷,但还是重复了一遍。


『噢早乙女现在就我两个人可以活动——如果这附近没有比我能力强的人的话。』


『哎?哎哎哎!什么时候的事?!』与一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拉库斯,眼神里带着点惊讶和崇拜。


『那个怀表掏出来的时候。』拉库斯显然很受用——从他慢下来的速度就可以知道了。


『那似乎周围没什么反应啊......』与一往四周看去。


『你傻?我能力不是已经很明显了吗。』拉库斯有些无语的看着在自己怀里乱动的人,心想这人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而且——自己因为他这样的动来动去竟然该死的快有反应了。


『得了别动了再动我难保不会吃了你。』拉库斯用抱着的手在与一的大腿掐了掐,意外的弹性十足。


『啊!哦哦......那伯爵您的能力......是时间停止?』在通过观察四周外加拉库斯的那一掐,早乙女得出了结论。


『是,好了到了城门了。』拉库斯飞到了城门上——事实上他一直搞不懂这个城门修建的意义在哪人人都有翅膀飞出去不就得了,还特地设一个这样的摆设。


『哦哦......』早乙女从拉库斯怀里下来真准备往城外在却被拉库斯拉住。


『还有什么事吗伯爵?』


『嗯......你知道的这种技能消耗体力——简单来说就是我饿了。』


『噢。』与一偏了偏头便把自己那曲线完美的脖子露了出来。青色的血管被皮肤覆盖在下面——看上去美味极了。


拉库斯走了上去一瞬间属于吸血鬼的獠牙便露了出来,他用獠牙刺破了皮肤,血便顺着他的嘴角流了出来。


吸血鬼吸血时总会发出一些类似于嘤嘤的声音——这种类似于婴儿的哭声却出现在这些强大的生物身上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没有人知道也没人在乎,就连吸血鬼本身也没考虑过这种事。


早乙女与一有些不自觉的抱紧了正埋着头忙着吸血的拉库斯。


拉库斯似乎有一瞬间停了下来,下一秒却像发狠一般咬破更多的地方吸取更多的血。


时间停止的这一段时间仿佛就像整个世界就只有这两个人。


看似在拥抱的两个人。


TBC.


评论
热度(13)

© 狄米特律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