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米特律狮

伯爵与被咒者③

伯爵与被咒者③


早乙女与一and拉库斯·威鲁特


『放心,我对你们黑翅还是挺感兴趣的,也没必要把你交给那群脑子里不知是被灌了浆糊的傻子们。』似乎是看出了与一的紧张,在对方想要逃离之前便将话摆在了那,当然,这并不代表这是具有赌博性的。


他逃不掉的。


拉库斯有这种接近狂妄的自信。


手心溢出的汗将与一的手弄的有些黏黏糊糊的,他有点不确认自己是否能信任面前的这位年轻的金翅。


毕竟对他们黑翅成见最大的便是这些顶着各种头衔而能力卓越的金翅,若是次等金翅,与一或许还有七成的把握逃离——但很不幸,面前的这位是一位中等的金翅。


一旦开战,若是成功逃离了那还是幸运,若是没成功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不开战是最好的解决方式,但与一实在无法轻易的信任面前的这个人。


『我可以信任你吗?』


这句话刚出口对方就笑了起来:他实在是没见过在不知道对方是敌是友的情况下问这个的人。不过,这种傻气的天真倒是合了他的心意,甚至那双像绿玛瑙的眸子也勾起了他的兴趣。


『如果你认为我可以信任的话——我想是的。』拉库斯摸了摸自己的耳坠,尖尖的下坠将手指划破涌出几丝血来,本人却毫不在意的伸出舌头将手指的血舔去。


『......为什么?』与一有些脸红的看着面前的这个人的动作,天知道他为什么要脸红——面前的这个人毫无疑问是个地地道道的纯种吸血鬼,自然也拥有纯种吸血鬼那天生俊秀的相貌和带着点禁欲却又该死的勾人的气质。面对这样一个吸血鬼,没有过任何经验的早乙女与一的确是不好意思的——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脸红了。


『我想找个长期供食的人。』拉库斯顿了顿又道,『金翅的生活并不太合我的口味,吸血鬼总归需要进食一些新鲜而有活力的活血,但伯爵的生活并不太好当,上流的社会总是寻求着做作的优雅和美感,宴会总是只会准备早已准备好的分量又几少的死人血——你大概不知道,那是多么一种难喝的味道。』


说完拉库斯耸耸肩随即将手伸在了与一面前『所以,黑翅你的决定是?』


『......可以,但是我有要求可以吗?』不仅是因为压力而答应面前这个人的要求,与一本性的善良也促使他答应了下来,但答应归答应,与一毕竟没有忘记自己出来的任务。


『说说看。』


『我希望您能帮助郊外的黑翅提供日用品,您知道的......愿意帮助我们黑翅的人很少,而郊外唯一一个愿意帮助我们的人我的姐姐在几日前死于他人之手我们的生活也越来越困难。』提到姐姐时与一的眼睛暗了暗,但拉库斯并有注意到,他还在为自己拥有长期供食者而兴奋之中。


『当然我们也会付钱的。』怕拉库斯不同意,与一又加了一句。


『算了吧我也不太需要钱你当我长期供食者就算是抵了,忙我也可以帮。』拉库斯摆摆手,钱这种东西他不缺,伯爵的身份还是摆在那的。


『太感谢您了!』没想到对方这么快就答应了下来,早乙女与一对面前的这个人好感刷的也就上来了。


『对了我叫早乙女与一!伯爵您呢?』


『拉库斯·威鲁特。』





TBC.



评论
热度(13)

© 狄米特律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