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米特律狮

【暗表】与瑾玉桑合写的季节三十题-候鸟的迁徙

4.候鸟的迁徙

已经开学一周了,而在这一周中冬季也彻底的拉上了闭幕,天气也渐渐暖和了起来。

本在冬天见不着的鸟群也从另一方迁徙了过来。

停留在树的枝节上的鸟偶尔会叫两声来显示自己的存在感,让人醒悟到:春天真的来了。

游戏从来不偏爱哪个季节,因为哪个季节都有着自身的魅力。

但若是说更为喜爱,那一定是春季。

从图书馆出来,游戏伸了个懒腰,还没有走几步额头上就有些微的细汗。

果然还是穿多了吧,现在已经不是冬季了。

加快了朝着宿舍的脚步:赶快去宿舍换一件薄一点的衣服吧。

这样思索着游戏并没有注意身前的路,一颗石子就这样准确无误的被他踩在了脚下,报复性的结果就是他被石子弄的向后倒去。

“小心。”

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随即倒在了一个人的怀里。

稳住了身体便赶快站了起来,转过身正准备说谢谢却在见到人时笑出了声。

“是亚图姆君啊,谢谢。”

亚图姆有些奇怪为什么游戏突然就笑了起来,想笑的应该是他吧,每次自己见到这个和自己同一届的校友时他似乎都是“麻烦不断”的样子。

因为太过奇怪,所以开口询问:

“有什么好笑的吗?”

自知自己的不礼貌,游戏有点不好意思的用手抓了抓脸。

“没什么......但是亚图姆君你头上......”

“头上?怎么了吗?”听见游戏的话,亚图姆伸手在脑袋上摸了一把,随即一只羽毛在空中打了几个圈落在了地上。

“这个啊......大概是之前在画鸟的时候有鸟停在树上掉下来的吧。”

“哎?!画鸟吗?!”

看着突然激动起来的游戏,亚图姆有些诧异:有什么值得激动的地方吗?

“能不能给我看看?!”

“哦可以呀。”递过手中的速写本,亚图姆注视着这个小心翼翼翻来自己本子的男生,突然心口就有一种不知名的感觉。

这是什么感觉呢,亚图姆不知道,游戏也不会知道,恰巧飞过他们头顶上的侯鸟群会知道吗?

谁又会知道呢。

============

这篇写的好糟糕好糟糕好糟糕【躺着哭】这么糟糕的文章我也放了上来是不是有些厚颜无耻.....我真的不了解候鸟......更别谈候鸟的习性了...没有扣题真的抱歉【士下坐】

评论
热度(1)

© 狄米特律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