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米特律狮

【叶王520/20h】英雄翅膀

江湖救急,祝各位520快乐

上一位    @云起风清

下一位  @北離 

1.

王杰希是个酷哥,从小就承受同龄人都没有的酷哥气质。

别人家的小男生趴地上玩弹珠蹭出一身灰,只有他王杰希对小弹珠嗤之以鼻,一心一意趴在地上看蚂蚁打架,然后蹭蹭蹭跑到家里告诉王母他想吃蚂蚁上树。

蚂蚁上树看起来红红的,颜色单调可谓无聊,王杰希举着双筷子摇摆不定,最后从厨房掰了两片白菜叶,在王母的注视下夹了几筷子蚂蚁上树放进白菜叶里。

“妈妈,这才是蚂蚁上树。”

“杰希,你挺有新意的,可这白菜叶没洗。”

小酷哥的大胆尝试以不胜不败结束了,最后剩下的这点蚂蚁上树被后来回来的王父给当下酒菜吃完了,听到王母转述出来的酷哥作为笑的眼泪都挤出来几滴,最后他和王杰希把那些白菜叶都洗了,王母许诺下次给爷俩做“真正的”蚂蚁上树。

酷哥不总是酷的,平易近人的酷哥才是最高的等级。王杰希有时候也会和隔壁小男生一起玩吹牌游戏,可惜肺活量并不太好,输多赢少,最后厚厚一叠到只剩薄薄一点,但小王同学手握十元千金,丝毫不在意这一点点财富,大手一挥又在附近的小货摊买了几叠投入战斗。

有时候他也会拿着每月的十块钱去给街口那个常驻流浪汉老人买一碗盒饭,一素一荤,算不了好菜色,但能让老人一月吃到一次肉,因此老人对这个小孩儿是极其喜欢的,以至于在得知王杰希生日后把攒了好久的塑料瓶给全卖了,给他买了一个小小的带把瓷杯。后来老人去世了,被附近居委会帮着选了个地儿埋了,年幼小王无从得知墓地在哪儿,也不知道牌位是什么样,最后他想出了个折中办法,每年在老人去世那天拿那个小瓷杯泡杯菊花茶。而那个瓷杯现在还摆在王杰希桌上,等着一年一次的菊花茶。

叶修听闻这个瓷杯还有这种感人故事,企鹅拍手称赞小王真是个好少年,随即第二天也买了个花里胡哨活像君莫笑的带把瓷杯送给了老王同志。

老王同志多角度观察了这个瓷杯界君莫笑,最后得出一个结论:真的丑。

叶修笑眯眯的看着他,然后摸了摸他的脸说:“这不是有我个人特色吗?”

王杰希打掉那只作恶的手,然后把那瓷杯给倒扣在了厨房的托盘上,看来看去怎么都不协调,最后只得放弃给它找个顺眼的地方。

“老王你可得用它,我也跑了很多地方才买到的。”叶修笑容更大了,他知道王杰希会用这个杯子,否则它就不会待在托盘上了。

“红配绿的狮子图案杯,真亏你买得到。”王杰希摇摇头,作为不浪费主义者,这个瓷杯还在他的忍耐范围内,但只限于家里用用,带出去他是真下不了手。

酷哥形象苦心塑造多年,不能这样败在一个赛狗屁狮子上,就算是叶修送的这事也没边,对恋人的纵容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尤其是叶修这种得一寸要一丈的,王杰希深懂此道。

2.

其实小王同学小时候的梦想和电竞挨不着边,他那时候在一周作文里写的是希望自己能长双翅膀——这样他就能知道爷爷那只常年不住笼子,在家乱飞屎的八哥的感受了。飞行的感觉一定很好,小王想,否则八哥也不会不愿意住好看笼子,而在家里到处拉屎了。

后来这篇作文被老师当成范文念了出来——不为别的,只因为在一群未来科学家宇航员中这个愿意显得更加带有童趣色彩。

人要有点童趣,如果连儿童都没了童趣那未免太让人失落了。不得不说,王杰希很喜欢他小学这个语文老师,喜欢童趣的人自己都有这种特质,有些人发现不了,但确实存在在那儿,学生都喜欢有童趣的老师。

他脑瓜子转的快,初中就显示出了理科天赋,别人一张试卷两个小时,他一个小时刷刷写完检查也不检查,直接在考场趴着睡了过去,结果分数一下来还比人家高个几十分,活气的人牙痒痒。

所有人都认为他会按着一条一眼望去光明平稳的路走下去,却发现王杰希挑了一条没怎么被开发过的泥土路走。有人苦口婆心自认十成十诚心劝他走入所谓正途,又暗自期待昔日乖仔王杰希和王家二老爆发惊天争吵,却没料到一个月过去王家什么声音都没出,该吃吃该睡睡。

后来他在荣耀打出了自己的魔术舞台,也履行了自己对父母的承诺:全力做自己喜欢的事,还要能养活自己。

现在他已经远远超过承诺条件,成为单身王老五,一大把媒婆眼巴巴看着他,像饿狼看肉似的,手上揣着大把女孩儿的资料和照片想抵到王杰希眼睛上让他看。偏生爱情路上他也剑走偏锋,和把他从十八岁的扫把上挑下来的荣耀斗神一起坠入“我爱你”魔咒。

“所以我是个意外?”叶修问他。

“或许。”王杰希听到这话笑了,眼角带着点狡黠,“哪有说的准的事。”

“这就很不浪漫了。”叶修也配合他,“但很王杰希。”

“那我呢。”王杰希说,“意外还是注定?”

“哪能呢。”叶修笑了,“当然是意外。”

两人心照不宣都不走人生预定道路,因而这条新开发的路上总有太多意外,但或许正如此才会有这么多美丽风景。叶修喜欢看王杰希泡茶的时候,眉眼温柔,手腕露出来,身体纤细而挺拔,而冲茶那一瞬间的热气模糊了王杰希在他眼里的模样,热气却偷偷钻进了他的脑子形成了一团水雾。

王杰希也喜欢看叶修抽烟的样子,骨节分明的手夹着一根冒着橘色火星的长条,顺着动作被送入嘴含住,吸一口,吐出来一层密密的白烟,说不出哪儿好,却性感的让人发昏。他那时候被挑下扫把,只想见识真人风采,下场结束后匆匆跑进选手休息室,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画面,这一瞬间他就被这层烟丝蛊惑了。

十八岁的少年没理由拒绝这种蛊惑带来的心跳,而王杰希又从未想过这种关系有哪里不对劲,爱情初潮来的迅猛又奇特,魔术师遇到了解不开的魔术。少年的好奇心驱使他踏了过去,最后又凭着一腔真情拿下了叶修。

唯一意外是没料到这一拿就拿了十几年,初恋都熬成了老骨头汤。

3.

“老王你在干嘛?”叶修端着碗刚泡好的泡面,看着王杰希对着张纸嘀嘀咕咕半天,手上的笔还断续的敲着桌子。

“画画。”王杰希语出惊人,“战队活动。”

“你们战队还搞这个?”叶修凑过去一看,纸上画出了几个小人儿,后排的中间的火柴人拥有一大一小两个眼睛,一看就是他的王杰希。

“不得了啊老王,勇敢!”

王杰希白了他一眼,继续搞他的火柴人事业。

“我觉得还少了点啥。”叶修在旁边站着看王杰希挥墨,突然出声发表意见,这感觉就像是打麻将时围观群众突然教你出牌,王杰希不是很开心他打断他的作画事业。

“什么?”他语气并不是很好,但还是把笔塞进了叶修手里,“你加,但不许胡搞。”

胡搞是什么概念呢?叶修心里哼着快乐星球主题曲,他从来不清楚胡搞的定义,但他和王杰希都是传统意味上胡搞的好手,所以从王杰希嘴里说出这话就显得格外有趣。

他先是对着空气比划了两笔,然后才把笔尖对准纸,在大小眼火柴人背后加上了两个翅膀,说不清是故意还是无意,翅膀也是一大一小两个。

“你这是什么?”王杰希看着纸片的自己眉毛皱成一块,他觉得自己的杰作被这两个毫无美感的无毛鸡翅膀给化成了天边一颗陨落流星,罪魁祸首却在旁边笑的一阵快乐。

“英雄翅膀。”叶修说,“愿你英雄酷哥梦。”

王杰希看看叶修,又看看纸上的无毛翅膀,然后手摸上了叶修的裤裆儿狠捏了一把。

“您可消停点会吧。”

叶修没想到王杰希会来这招,直愣了十多秒才反应过来,手上的泡面也差点飞了出去,但现在泡面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了,当务之急是如何惩治这个很不乖的酷哥儿,让自己的小兄弟能消停会儿。

所以当他们倒上床的时候,纸片已经被泡面压住了,英雄翅膀被盖了一半,但当叶修的手摸上王杰希的肩胛骨时却仿佛真的触碰到了一对翅膀。而王杰希的唇擦过叶修的耳垂,他闻到了洗发水的香味和一点泡面味儿,两者绞成一根结实的链子,从他的脸飞过,爬上了他的翅膀,将他向链子主人越拉越近。

酷哥扇动翅膀要起飞的时候被一双手拉住了翅膀,酷哥一回头,便见着一个笑嘻嘻的人朝他挥手,然后对他说:“你好,可以和我一起飞吗?”

酷哥看了他很久,然后点了点头。

评论(2)
热度(139)

© 狄米特律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