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米特律狮

冰冻月亮2

这位 @Half Moon Serenade 老师的叶陶文乌兰巴托之夜的后续,是蓝色时分的一点前传和后续,叶王only🔫,这章开始进入蓝色时分后的线

2.

有时候许多事情就是人事尽而天不遂意。

叶修嘴里叼着家里的最后一根烟,站在阳台上看着楼下的小孩们在小区里玩捉迷藏。前几分钟他把新作曲发给了对方,咖啡的劲还没降下去,熬了几十个小时的大脑一时半会还不能停止亢奋,躺在床上很不愿意进入幻想时间,索性翻身从床上起来到阳台上抽上一根。

他已经三十九岁了,即将踏入不惑之年的大门,这样长时间的熬夜对身体无疑是一次精力消耗战,陈果为此说了他多次,每一次都被叶修以为音乐事业献身在所不惜而气了回去。

其实自己很清楚,叶修想,忙碌能掩盖很多事情。他对音乐的高度敏感总是会使自己长期泡在创作热恋期,人的精力总是有限的,他没法把自己的大脑分裂成两个——他已经很久没想起王杰希过了。

王杰希出发去多伦多的那天他没去送,窝在家里给对方微信发了一条“一路平安”的短信便继续改曲,窗户那边偶尔传来飞机的轰鸣声,听着总像是去往多伦多的。魏琛说他这叫逃避现实,冷笑两声过去算是回应,心里却清楚这就是逃避,他知道王杰希和喻文州分手了,但王杰希对他的态度也很明确,如果说王杰希对他没有心动,他是不信的,可结局就是这样了,不明不白的只落得几声叹息。

想到这里叶修的眼皮渐渐重了起来,咖啡帝国的士兵全数阵亡后涌上来的全是积累的疲惫,撑着还有几分力气便把手上已经燃的快差不多的烟摁熄在阳台的横栏上,半走半拖的把自己扔上床,楼下的小孩的笑声和尖叫声一路破敌直冲到他这一楼,但还没等到进入耳朵,人便已经睡了过去。

他梦到了第二次见到王杰希的时候,那天他也像是今天这样熬了几十个小时,但年轻人在事情完成后饥饿感大过疲惫感,扛不住胃的抗议便也就戴了一黑口罩遮一遮脸下了楼,打算在对门的快餐店随便买点东西果腹再回去睡觉。

快餐店的队伍拍的长,正纳闷呢,一看店门口的宣传,哦周日优惠,难怪前面一列都是大人牵着小孩儿,叶修叹自己闯的时间好,只能老老实实站在队伍末排队。

“前辈?”后面的人突然出声,带点试探的意味,叶修听着耳熟,便回过头去看,结果正对上一双大小眼。

不久前才在林杰生日会上见过的小天才后辈今天架了个银框眼镜在鼻梁上,怕别人认出来还戴了个一次性口罩,要不是那双标志性的眼睛,叶修一时半会也没反应过来这是王杰希。

“大眼?”叶修随口便遍了个称呼,快餐店可不比饭店包厢,他要是在这里喊一声王杰希,怕是两个人都得在马路上来一场末日狂飙,明早就会上新闻八卦区头条。

王杰希对叶修给自己突然取的外号也不介意,他清楚对方这么喊的缘故,比起一个不太好的称呼他更不想狂飙,点了点头便问:“你住这附近?”

“嗯,刚交差肚子抗议呢,就随便吃点东西再去补觉。”叶修说,“你来这里做什么?”

“路过。”王杰希的口罩随着说话动作一动一动的,“饿了就推门进来了。”

“你心真大。”叶修笑了。

“您也一样。”王杰希眼睛弯了起来,头侧了侧头发便跟着下去,露出了耳朵上的黑色耳钉。

放映机到了这里便出了故障,年轻的王杰希面部越来越模糊,随即闪出了自己发的那条“一路平安”的微信窗口界面,王杰希没有回他。

叶修睁眼惊醒了过来,脖子后面有点凉凉的,用手一摸,汗还没有干透,拿起枕头上的手机看了看,才不过睡了三个小时。他看到自己的裤子拿块撑起了一个帐篷,指着空荡荡的天花板,像是在嘲笑自我,也确实是在嘲笑自我。

叶修空着脚下了床往卧室的卫生间走去,心里空荡荡的,脑子却在尖叫着说:我要去找他,我要去多伦多找他。

评论(10)
热度(18)

© 狄米特律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