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米特律狮

[MLP]一些未说的话

白漂了这么多年她们,今天终于搞出一篇奇奇怪怪的文,最后想法还是她们世界第一好


亲爱的Rarity:

我想对你说一些话,一些口述不出来的,你知道的,我的嘴笨,所以选了一种这样的方式,我知道你也喜欢这种“Rarity式浪漫”。

正如你知道的,我们太不同了,这是我们结合后首先直面的问题。
或许一匹在小马镇的果园里工作的小马并不是这么合你心意,我知道你爱的是马哈顿,爱着的那里的明亮的窗柜,爱着那里的我甚至不敢走过的宽敞马路,爱着那里的弥漫各式香水气味的空气,你爱那里的生活方式,而你也的确能融合到那里去。
可我不行,我或许在那儿生活过,但我的的确确不适合那儿,相比起到处是车鸣声和处处弥漫着人工调出来的香味的城市,我更热爱于乡下,爱着这些果树,和这些可口的苹果,以及这种亲近自然的生活。

我曾经觉得我们彼此难有交集,却没想到却发展到了最亲密的关系,这种变化让人措手不及,我有过一段不适宜期,这点我必须对你诚实,想你也一定知道这种感觉。
你有很多追求者,你是个万人迷,漂亮的女人所拥有的美好特质你都具备,偏偏你又剔去了那些漂亮女人讨人嫌的一些毛病——而那些剩下的一些无伤大雅的毛病也只会给你添几笔人间色彩。我有幸认识了你,但开始的时候我们关系确实糟糕,我惊奇于你的挑剔和神经质,你惊讶于我的粗鲁和粗心——几乎成了一见面就吵架的地步。

Twilight为此担忧我们,在她一步步的搭桥下,我才意识到我在之前根本没有了解过你,或者说没有透彻的认识你。你确实挑剔,但那对于你来说是对工作,对别人,对自己负责的一部分,但你同样慷慨,你乐于帮助别人,把你认为好的,别人所想要的,统统给别人。
你总是喜欢在伤心的时候吃大桶冰淇淋,用最大的勺挖,毫不在意体重问题,而电视机还放着情感剧场,你的眼泪也跟着掉了出来,而让你伤心的事在我看来并不痛苦到这种地步。但你在重要场合却能笑着,踩着你那双七厘米的高更鞋亮相,你是人群中心,周旋于此游刃有余,还能注意到我的紧张,跑过来偷偷塞小纸条给我——又或者捏捏我的手心,也许在这时候我就都对你心动了,我想认识你更多一点,而时间恰好足够。

相处越久,我就越为你心动。你和我谈论时尚,我往往听不懂,只能坦诚的说我觉得你每天都很好看,你每到这时耳朵就红了起来,但是我看的出你很高兴。而在我和你谈论果园,谈论那些苹果,你同样兴致勃勃,还会给我一些角度不同的管理意见。你很聪明,从上次我们一起去苹果坞我就知道了,我是做不到在一段糟糕的旅途中想出策划的,但你可以,我每到这时就像发现宝贝一样发现你的更多地方。
我是个憋不住心事的人,在心意再也包不住的时候我向你表白了。让我想想你那时候的样子,嘿我当然不会忘记,一个红成了Pinkie Pie的Rarity!这不是取笑你亲爱的,我只想说你真的可爱极了!

这样想一想也很奇妙,我认识你在12岁,16岁时对你心动,20岁向你表白,25岁给你写下这封信,不知道你能不能感受到这份心情,还有更多的一些话我找不到语言描述,但我想你会在剩下的日子里知道这些未说出口的话。
你知道我不说谎的对吗?所以我爱你。
                                                                           你的,
                                                                            Apple Jack.

评论(8)
热度(45)

© 狄米特律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