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米特律狮

多情剑客无情剑

黄少天有把剑。

剑叫冰雨,是他心头上的宝贝,别人的手还没碰到剑柄便会被他拿两根手指打下来,顶着张笑嘻嘻的脸说“不要动”,虎牙却是白闪闪的亮在你面前,像是被侵入领地站起来警告的狮王。
剑是好剑,削铁如泥,一刀划过去便倒了一片,血涌出来,溅到刀刃上却只顺着往下滴,面上却没留下一点痕迹,可谓无情。
偏生黄少天长了一副多情眉目,一双眸子闪着亮光,连眼角的皱纹都是带笑意的,嘴角常年是扬起的,风带起金黄的头发倒也惹了一群情窦初开的少女频频回头。

王杰希认识黄少天也算早,那年的武林大会上王杰希独自一人上山去看,一群壮硕的武人中他显得太过瘦弱,似乎风一吹便能带走。黄少天那时就坐在他前面,转头和旁边的喻文州讨论时余光瞥到后排这个年龄相仿的瘦弱少年,心下有些在意,却也没多管闲事的心思,却不料这人听见他和喻文州的对话,也进来发表了几句意见,那句“你觉得只有叶秋可以做到吗?”是真的狂,却也是真性情。
他找到同类了,黄少天在心里笑,那双含情目那时就弯了起来,他和王杰希在那时就下了至死战书。

他提着剑,小路上的雪被他踩出一个个印记,头上的斗笠已经铺上了薄薄一层雪,这是个颇偏的山路,山顶上有人等他。
终于是到顶了,他看到那人披着件白色的狐毛氅衣,鼻尖发红,闭着眼吹着手里的玉箫,那还是去年他送他的礼物,听见他的脚步声便停了下来朝他点了点头。
“王杰希。”黄少天取下斗笠,“你来的真早,我们现在开始还是再等等,来一场老对手手牵手聚会?”
“不用。”王杰希解下氅衣丢在一边,“直接来吧。”
黄少天朝他笑了笑,随即握着冰雨就冲了过去当下一挥,却被王杰希手里的玉箫挡了下来,又见王杰希左手一动,黄少天立刻转身堪堪躲过了那三根银针。
“真阴。”黄少天暗骂一声,动作却没停,又是一剑挥了下去擦过王杰希的头发,几缕青丝落在雪地上扎眼的很。
王杰希也不客气,一根银针甩过去扎进了黄少天的小腿,当即黄少天的动作就缓了下来却还是一剑刺了下去划破了王杰希右腰的衣服,皮肤也被剑气划开了一道口子。

两人争斗着,又过了几个时辰才见王杰希动作慢了下来,眨眼间剑锋便抵在了王杰希脖子上。
“你输了。”黄少天又露出了那两颗尖牙,“你今年不行啊,怕不是老了赶紧退了吧,别在微草堂赖着了,掌门这样传出去丢不丢人?”
王杰希擦了擦左脸上的血,身上的伤口更多血浸透了布料,而这一切都拜那把剑所赐。
“我输了。”王杰希躺在雪地上没有起来的意思,“或许你说的对。”
黄少天这下安静了,表情跟他挥剑时一样凶狠,可冰雨现在插在雪地上,他没有理由这样,俯视这雪地上的人,好半天才蹦出一句:“你只是懒而已。”
“哈。”王杰希这下笑了起来,“那你还下不下山?”
“王杰希你果然是骗我感情吧?!得寸进尺,卑鄙无耻!亏我还动了真感情,微草可是正道门派,掌门却是可恶出奇!”黄少天一边叫嚷一边拉起王杰希,又捡起之前丢在一边的狐皮氅衣给王杰希披上。眼里光彩又回了神。
“谁让你白痴呢?”王杰希笑他,手摸上了黄少天耳后那块他打出来的伤疤,“走吧,我们回去,去客栈。”

评论(2)
热度(39)

© 狄米特律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