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米特律狮

北京糊涂

给k老师 @k菌的培养基的第二篇,搞了快一个月,从一个摸鱼短到了3000+…

王杰希是个很矛盾的人,这矛盾也体现在他的体质上——他从小到大都很少生病,但是一病便得倒床上好几天,连床都下不了。

而十二赛季的间期,重感冒便来王杰希身体里串门了。

上次感冒是多久来着?王杰希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想着,额头上还放着条津了热水的湿毛巾——这当然不是他自己的做的,而是厨房里那位不时搞出噼里啪啦声音的人忙活了半天才想起放上去的。

他不知道叶修是怎么知道自己生病的,感冒的事儿只有战队的人知道,父母那儿他没敢去报告病情,他病假的这几天高英杰便接替他的工作,那个少年在经历了第十赛季那场堪称惨烈的比赛后成长的速度可以说是飞跃,再久一点儿想必也是一颗参天大树了。

王杰希想到这儿笑了笑,却又被喉间涌上的一股痒意给逼出了几声重咳,整个人都抖了起来,平静下来后嘴里尽是一股干苦味。

而叶修端着碗白粥进来便见着王杰希躺在床上眉头皱着,原本在额头上的毛巾也掉到了床上。他快步走上去将碗放在床头柜上,左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右手也覆上了王杰希的额头,感觉王杰希的烧还是没下去于是便问:“你是不是之前没吃药?”
王杰希看了眼叶修,又将视线移开,明显拒绝合作。
叶修一看这反应,得,肯定没吃,杰希大神一生病还有小脾气上来这毛病吗。亏他千里迢迢从城西来到城东,在三环路上堵车堵到拿买了几个月的手机玩了n把陈年老游戏跳一跳,一跃成为朋友圈排行榜第一,在他自己玩到第n个1000+分的时候才终于堵到了王杰希家。
他是从高英杰那里得知的消息,接到电话的时候他还很讶异,接通后高英杰先是寒暄了会儿,然后才委婉的道出打电话的理由——“队长虽然平时是个很认真的人,但是一到自己生病就没那么注意,队长又不让我们照顾,也不让我们告诉阿姨和叔叔,所以想问问叶修前辈能不能拜托照顾一下队长,督促他吃药,队长…嗯…不太喜欢吃药。”
回忆到这里叶修没控制住笑出了声,这时王杰希已经坐了起来,视线又转过来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嘴张了张要说什么,结果下一秒又是一阵咳嗽。
叶修赶忙拍了拍他的背帮他顺气,等王杰希缓下来后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粥,从里面舀了一勺举到王杰希嘴边。
“吃点儿,吃完吃药。”
“我不吃药。”王杰希看着面前这勺粥,确定没糊便张口吃了——生病的人也尝不出啥味道,没糊就都还能凑合。
“杰希大神给个面子呗?”叶修又举了勺放王杰希面前,看着这人垂着眼乖乖又吃了一口粥的模样,心里似乎被小猫拿爪子挠了一下。
“不给,你说给我就给?”王杰希勾了勾嘴角,生病有人伺候的滋味不错,但一想到这人是叶修他就有些别扭,连手放的位置,躺着的姿势,坐起的样子,他都得考虑来考虑去。

他和叶修之间总有点和其他人不一样的地方,如果是一群人在一块,那么这点不一样很难看出来,但如果是两个人单独在一块,那么这点不一样便明显了起来,其存在甚至让王杰希想忽略都没法。

这个发现是在苏黎世做室友的那段时间,那时候王杰希最为难的就是夜晚回房休息,但他是那种越紧张看起来就越冷静的类型,竟没让叶修看出一点破绽。
每天进房间便是进浴室洗澡然后躺床上刷刷手机便睡觉,有时候也会被拉去参与四个战术大师的讨论大会。五个人围坐在叶修和他房间的地板上研究资料,交流意见,制定下一轮比赛的阵容和战术,有时候讨论的累了就剪刀石头布派个人去酒店下面的自动贩卖机里买几罐饮料提神。
王杰希每次的要求都是可乐,叶修对此还装作痛心的样子劝王杰希少喝点儿,却在度过世界冠军的庆功宴回到酒店之后,特地跑到便利店买了一大瓶可乐和他两个人在房间里庆祝。那时叶修眯着眼睛看着他笑,手上的世界冠军戒指反射了房间的光打在王杰希脸上。王杰希也笑,嘴里盈满着可乐的酸甜味,也不在乎那有点亮眼的反光——叶修脸上也有呢,看起来像是一块白斑。
他那时也不年轻了,恍然发现这份情感时是惊讶的,这事他以前没想过,现在来的突然而迅猛,洪水决堤,张开口整个把他直接吞了下去,心思浮在水上,随着叶修一举一动而升升降降。

“王杰希,你还没我楼下那小孩听话。”一句话把他给拉回了现实,一个嘴里泛苦,胃里反动组织运动剧烈,心里发痒,面前还有个好狗不狗在他心里大弹琵琶唱《朋友一生一起走》的人的残酷现实。
他无端觉得有些委屈,这词本来与他无缘,但流感病毒比他厉害,摧他肉体也破他精神,他自己都为这一丝委屈给气笑了,直接给了叶修一声没头没脑的笑声就躺下去拿被子裹住整个人,就露出一络栗色发丝在外。
叶修傻眼了,他说那话是想调笑下王杰希,这事他是个惯犯,话语从他嘴里掠过去,擦过王杰希的腰包,悄声无息的,只因为王杰希发现了也懒的在意那几两荷包。但这次王杰希的应对让他有点无措,九年前年轻的斗神将坐在扫把上的魔术师用长枪给挑了下来,九年后的稳重青年王杰希把叶修从游刃有余上拉了下来。

他伸出手戳了两下面前的王杰希馅包子,但包子皮连动都不动,一副誓把脾气特权用到底的模样。
叶修把手上还端着的粥放在床头柜上,一把跳到王杰希的被子上压下去,整个人的体重直接压给了王杰希。
“王大爷起来了——”

“叶修!”王杰希隔着被子打了下叶修,他现在给自己的行为在被子里憋的脸红红的,但他就不想露脑袋出去,可叶修沙袋带来的压力让他无法忽视,“你起来。”
“可某位大爷不吃粥不吃药,小的心里很难过啊。”叶修在被子上趴着笑,“杰希大神说是不是?”
“……”王杰希挣扎停止了,叶修正奇怪,下一秒却直接被翻下床——王杰希从被子里翻了个身起来,头发在挣扎中有点乱,脸是红的,还在喘气,毕竟掀翻一个成年男子并不好受,而王杰希也只是一个生病中的普通宅男。

“老王我都怀疑你没生病了!”叶修揉着摔痛的屁股站了起来,想再讲几句叶氏单口相声却看见王杰希眼角红红的,一时愣住,本来想讲的话也忘的七七八八。

气氛有点尴尬,王杰希是不想说话,叶修是不知道说什么。

“你…你把那粥喝了。”诡异的气氛持续了几十秒后叶修才指着床头柜那碗粥对着王杰希说,自己又在心里嫌弃自己德性。
他叶修一向能言善道,垃圾话随手可找拈,一到王杰希这儿除了心中烟杆子精都能为了不是烟的王杰希干着吞空气吐空气,大脑反应也带不动嘴了。
这情绪发生的早,但他那时一心为着荣耀,追梦少年根本无暇顾及身边事,自己心里的这股从荣耀里分出的枝被成堆待研究的资料和数不清的比赛给硬压了下去,后来发生陶轩那事,在兴欣的网吧的一个普通的黑夜里,电脑的光照在他脸上只显得惨白,下巴上还有点没刮尽的胡子,而王杰希开着车前子杀了过来,和他了交手,然后便带着全队的人找上了他。
那时他心一动,说了句:“这算不算一段佳话?”
苏黎世那段时间更是,他睡的通常比王杰希晚,看过王杰希皱着眉头闭着眼睛睡着的样子,也见过王杰希眉头舒开嘴角微扬睡着的样子。相处越久他就越觉得王杰希这人有趣,一个人含着无数可能性,沉稳又有着少年赤子心,能严肃也能逗哏,你抛什么过去都能接的稳稳当当,偶尔露出的脾气和小癖好也只让人觉得更想了解他。
这心思再度冒出来便以迅猛的速度生长,但这次叶修也不打算压下去了,便由着他长,由着自己接到高英杰的电话便顾不上还等着他吃饭的叶秋就直奔过来。

“你知道我家药在哪吗?”王杰希突然发问。
“呃…在哪?”叶修摇头。
“客厅桌下,有个橙色箱子,里面有个小儿冲剂。”王杰希说。
“小儿冲剂?”
“嗯。”

叶修没再问,而是直接去了卧室,他脚步有点飘,那是开心的,他又莫名其妙得到一个重要情报——王杰希他只喝冲剂!这是一个出乎意料的消息,或许有其他人也知道他这个习惯,但至少此刻这是他们两个的秘密。

卧室的装修是很典型的王杰希风格,他懒,便就着开发商自带的精装修没动过,但总会习惯性从电脑上网购一些他心血来潮看中的小玩意(懒人只爱网购),收到货后也不讲究位置,哪里顺眼就放哪,丝毫没有网上粉丝讨论的那样,还算算风水看看凶吉。久而久之这种个人品味严重的小玩意多了,原本千遍一律的自带装修也染上了主人风格。
叶修弯下腰,看到桌下和一堆小箱子小盒子挤在一块的橙色药箱,伸手把它给拖了出来。揭开盖子一看,一大包冲剂堆在一块和几瓶止咳糖浆,只有角落叠着几板胶囊。
叶修拿起几包冲剂又放了回去——这玩意对于王杰希现在的状况没有任何改善,他决定违背下微草王大爷的指示,拿起一瓶止咳糖浆和一板胶囊往卧室走去。

他进去时便迎面撞上王杰希的视线,王杰希的视线从他脸上下移到手上的止咳糖浆和胶囊时顿了顿,视线又上移到叶修脸上。叶修被盯得有点不自在,感觉像是做错事的小孩,但父母没有打骂只是无言的看着你,这感觉更不好受。
“我觉得吃冲剂对大眼你现在这情况没什么改善。”叶修把胶囊和止咳糖浆递到王杰希面前,“试试呗。”
王杰希接了过去,将止咳糖浆按规定剂量倒好,又从胶囊板里弄出两粒胶囊,丢进嘴里抓起一旁的止咳糖浆就混着咽了下去。

“吃完药再睡一觉,起来会好很多。”叶修把王杰希往床上按了按,动作不重,王杰希也顺着他的动作躺了下去。
叶修又在床边坐了一下,感受到王杰希呼吸平稳下来的时候正准备起身,却又被一句“叶修。”给喊停下动作。
“什么事?”他原本以为王杰希已经睡着了,想去厨房把那剩余的粥吃掉解决下自己的午饭问题,却没想到王杰希竟然还醒着。
“我…”王杰希背对着他,出了一个声又没了下文。
“啊?”叶修又问了一句。
“没什么。”王杰希说。
他实在是没勇气,冲动到了嘴角又给自己憋了回去,告白事是最没有定数的,结果好那皆大欢喜,结果不好那真的就是GAME OVER,还不带重来的。他现在最希望能有个存档,那么他起码还有一试的勇气。
叶修此时心里却有了些猜测,他是个敏锐的人,王杰希这欲而又止的样子加上之前的零零碎碎,让他有个大胆的结论——这让他有些动摇,要不要试试,现在的气氛适合他绕着藤往上爬,这或许也是最好的机会,但藤蔓尽头的城堡里住着的是公主还是魔鬼却是个谜。
他要试试,叶修想,他不会甘心于此的。
“王杰希。”他说,“杰希。”
王杰希被这一声杰希吓了一跳,但他没有表现出来,也没有应话,魔术师的直觉告诉他,接下来的一切都会到尽头——
“老王,大眼,王杰希。”叶修继续喊着,“杰希。”
“我听的见。”王杰希被他喊的耳朵发烫,一切的尽头竟然是这样,原来是这样。
“在一起?”叶修看着王杰希从耳朵泛红蔓延到了脖颈那儿,就差一点了,他想,城堡里的主人就要露面了。
“好。”王杰希哑着嗓子应了声,转了个身面对着叶修,眼睛是亮的。他从被窝里伸出手,拉住叶修的衣服往下一扯,叶修整个人隔着个被子压在他身上。
“盖章。”王杰希讲完就闭着眼亲了一下叶修的嘴,然后退开又倒回床上闭眼,一副我要睡觉了的乖宝宝样。
叶修捂着嘴巴盯着床上闭着眼睛装睡装死脸上却慢慢红了起来的王杰希,他笑了一声,却也不知道自己也没好到哪去。

城堡里的既不是公主也不是魔鬼,当他爬到尽头的时候一个骑着扫帚的魔术师从城堡里冲了出来将他从藤蔓上拉到了自己的扫帚上,看着城堡离他越来越远的时候,他抱紧了前面的魔术师,心想这样就很好。

评论(22)
热度(349)

© 狄米特律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