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米特律狮

苏黎世稀糊

首先感谢k老师 !k老师人太好了吹她呜呜呜@K菌的培养基
总共有两篇(。•́__ก̀。)这是第一篇

王杰希睁开眼睛,第一时间跳入视线的是酒店的吊灯。
他现在头痛的很,像是有人在拿棍子搅着他脑子,具体画面大概类似于有人拿着勺子搅一碗豆花,有点恶心,又有点稀糊。
整个房间都暗暗的,有人把窗帘拉上了,只从缝隙里透了点光进来,放在窗帘旁边的旅行箱此刻黑的像头小型怪兽,箱子下的两个轮子像是随时都能滚动着朝王杰希冲过来,然后下一秒就张开黑乎乎的嘴把他给吞下去——吞下去?王杰希盯着窗帘透进来的那一丝光,思维却能发散到旅行箱Boss和魔道小人大战三百回合。

可他现在真有些饿。

他动了动想起身,却被自己骨头散了架一样的身子给压回了床,张张嘴砸吧两下发现自己嘴里苦的惊人。
这时房间门那儿传来了房卡开门时的“滴”声,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进来了,他脑子还没有糊到连自己室友是谁都想不起来。他换了下躺的方向,与走过来的叶修正对上视线。
他没说话,叶修也没说话,左手拿着杯水,另外一只手上没有拿药片——他不喜欢吃药片,准确来说一切药物他都不喜欢,迫不得已时他会选择冲剂,总之不会是药片。
王杰希用手撑着床单坐了起来,接过叶修递过来的水,这过程的艰难不亚于他初中时期被要求做的那一百个俯卧撑。脑袋的昏沉导致手也有点不稳,他差点就要失手把杯子打了,所幸他还没有被张佳乐所影响,杯子还稳稳当当的在他手上。
他没急着喝,而是看着叶修,眼睛干涩的厉害,那是睡起来后的正常症状,但生病大概也有影响。

他在等什么,可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在等什么,他只能把这归于脑子烧糊了。

“看着我干嘛?喝水。”叶修坐在了他床上,侧着身子背着光,垂着眼睛看他,眼里有一些细微的光点在跳跃,光点下藏着什么,可王杰希说不准,但他觉得还差一点就能抓住那些光点,和光点下的东西。
他举起水杯,玻璃碰到唇的时候他有点被烫到,但还是慢慢将水喝了下去,现在他的嘴里原本的苦味被冲淡了,唇被水润湿,适合接吻。
可他为什么会产生这个想法呢?

“我比较惊讶你会照顾人。”王杰希说了他醒了后的第一句话,但说出来后他就有些后悔,同是一队之长,照顾人这事实在算不上少,他干嘛要说一句废话呢?
“我也很惊讶来这儿我还得照顾人。”叶修朝他笑,手往裤兜里掏了谈,这个动作是下意识的,随即他停下了,收回了手,想必是想起了面前还有个病号。
“抱歉。”王杰希说。
“我没有怪你,可是大眼——”叶修摇摇头,语气却很认真,“你要快点好起来。”
“有什么办法可以不吃药就好的快的吗?”王杰希在被子里捏起一个拳头,又松开,他有点紧张,可这情绪源头他却找不到,“你应该庆幸明天没安排我上场。”
“是啊,你明天不上场。”叶修看着他,说完这句便闭口不言,整个房间又陷入他没来之前的寂静。

这气氛无论如何都算不上正常,纵使叶修不是黄少天那样健谈的人,却也不会如此窘迫的让气氛走到巷子底。
王杰希张张嘴想说点什么,他必须说点什么,说什么都好,只要能让这个压的他喘不过气来的氛围消散一点。可大脑偏要在用时卡机,魔术师的扑克牌掉了,这下他没法向观众表演他的绝活,他找不到话题,也找不到开口的时机。
直到叶修动了动,从床上坐了起来,他才有机会开口:“你去哪?”
这问题是表演里的一个败笔——这其实没什么好问的,叶修去哪,去干什么,这与他无关,问这句话反倒会让叶修认为他不想让叶修离开似的。
可糟糕的是,他确实是怀着一丝叶修会这样认为的期许才脱口而出这句话。魔术师的魔术骗的过观众,但他自己最清楚里面的机关。

我是不是烧糊了,王杰希想,如果不是手没力气,他很可能会给自己大腿掐一下。

“给你找药。”叶修说。
“我不吃药片。”王杰希不确定他皱没皱眉,“有没有冲剂?”
叶修停了会没说话,然后笑了一声,在房间里显得格外大声。
“没有,那你再躺会,我去附近药店看看。”
“你别去。”王杰希说完后两人都是一愣,王杰希从床上躺着看到叶修的手有点抖,但他把这归于他发烧烧到眼睛也开始跟着迟钝,过了几秒后才反应过来补下一句,“我吃药片好了。”

叶修从药箱里翻了翻,从里面找出药片递给王杰希,正要王杰希把水杯递给他好打水让他吃药,却见着王杰希把两药片往嘴里一丢,直接咽了下去。
“……我大概知道你为什么不喜欢吃药片了。”
“早死早超生。”王杰希说,“苦。”
“活该,水杯拿来。”叶修笑他,“谁让你这样吃药片的。”
“我小时候还一直以为大家都是这样吃的。”王杰希摇头,“后来才知道我是被我妈坑了。”
“那阿姨和你真像。”
“你是夸我吗?”

“你觉得呢?”叶修笑着把再次打好水的水杯递给王杰希,他站着,看着王杰希坐起来倚在床头,慢慢把水喝下去,他面相自己的那面背着光,但他还是能看见王杰希藏在栗发下红着的耳多和颤动的睫毛。
他想吻他。

叶修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弯着腰离王杰希很近了,近的他能感受到从王杰希那儿呼出的热气,这行为是冲动的,因为他在此之前从没直白表达过自己的态度,但这行为也是惊喜的,如果不是他下意识的动作,他也不会想到能如此近距离的看着王杰希,从那双闪着光的眼睛里看到他自己。

他抬手摸上了王杰希的耳朵,如他所想的柔软和烫心,还有发烧引起的呼吸沉重,他想凑近点,再近点,却被王杰希的手挡了下来。
“大眼?”他问。
“不行。”王杰希眨了眨干的快要掉眼泪的眼睛,“会传染。”
“就一下。”叶修说,“就一下。”
王杰希想再说点什么,叶修却已经将唇覆上去,吸吮了一下便从王杰希嘴上离开。

“大眼。”叶修喊,“杰希。”
王杰希看了他一眼,又倒在了床上——他在发烧,却又在这种情况下经历了人生一大重要转折事件,脑子一下转不过来,索性倒床上睡着了。

叶修叹了口气,把被子又给王杰希搙了搙,倒在了另外一个床上闭上眼睛睡了过去——在此之前为了研究对手,讨论打法他已经一整天没合眼了。

房间又归于平静,只有两人的一前一后的呼吸声。

评论(19)
热度(192)

© 狄米特律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