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米特律狮

【叶王元旦活动/07:00】东南西北

拉低活动质量之作,是惊天秘密的后续

亲吻所有产粮的的太太们!!你们好棒!!!

人的智商容易被各种情绪影响,然后做出一些惊世骇俗的事,又在脑袋里的沸水冷却下来后后悔的想打地洞。

所以说他为什么要同意了黄少天玩国王游戏的提议呢?这简直是王杰希今年最掉智商的事,冠军使人昏智,昏智啊。

瘫坐在ktv的沙发上的王杰希一边在心里鞭挞自己,一边看着黄少天在包厢里窜来窜去四处游说拉人玩游戏。

像个老鼠,他想,小时候暑假去住在乡下的爷爷奶奶家那边,夜晚被乒乒乓乓的声音吵醒,结果一睁眼好几双闪着光(后来发现是反光来的)的眼睛看着他,小王同志当时叫都叫不出声,就一张嘴在那傻张着,第二天顶着个熊猫眼向关心询问他的爷爷奶奶强调他没事,就是没适应好这张床,多睡几天就好了。

这回忆不很美妙甜蜜,而黄少天在他眼里也不怎么顺眼,之前这人的惊天秘密吓的他差点摔楼梯,虽然后来证明他似乎不是信口开河,但他倒宁愿是假的。

几分钟之前黄少天来跟他说玩游戏的事的时候,那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嘴角都快扬到了天上,一副阴兮兮的模样,而王杰希危机小雷达今天被冠军戒指打坏了,延时了好几分钟才嘟嘟嘟的响,但那时他已经应了下来,连个退地儿都没给自己留。

“国王游戏啊,国王游戏!今天没一个能跑得掉啊!王杰希都同意了你们还有什么不满?!”黄少天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包厢的小桌子上,双手叉腰,深吸一口气大吼了一声,(沙发那儿传来快门咔嚓一声)“嘿!王杰希你这人怎么这样?!乘人之危!卑鄙!删掉!删掉!不然待会游戏我不会手下留情的!”

王杰希举着手机呵了声,转手就发到了微博上:

菜市场一角[图片]

评论和转发刷刷刷的上涨,评论一排的药粉哈哈哈哈和庙粉嘻嘻嘻嘻,其他战队粉坐板凳吃瓜子儿,气氛一片友好和谐,还有甚者还改了图,黄少天手挽着个篮子,穿着一身布衣,生活气息浓厚的的让人落泪,几分钟后话题#黄大妈在菜市场#就上了热搜。

黄少天气的指着王杰希手直发抖,嘴张了又张就是没说出点什么,最后重哼了一声,决心在游戏里坑回本。

王杰希是吧,看谁坑谁更狠辣。

“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张佳乐一边笑一边把王杰希的微博又转了一便,还把那些评论下的图改都给保存了一遍。

“哎,张佳乐你先别笑,待会游戏你指不定输的惨。”叶修从角落里站起身,将手里的烟摁灭在一旁的烟灰缸,慢悠悠的走到了王杰希瘫着的沙发另一旁坐了下去,“我一个老年人就不参与了啊,这种年轻人的刺激玩意儿没福消受噢。”

“没门!”张佳乐黄少天同时出声,两人皆是咬牙切齿的喊出这句话,其中黄少天又发挥了下去:“老叶你不会是怕了吧?这种时候,这么激动快乐的时候就应该玩一些简单刺激的游戏,难不成你还想玩贴鼻子?躲猫猫?”

王杰希举手:“我觉得可以。”

叶修笑眯眯的看了他一眼,心里滋味妙不可言,又想起之前开小灶时的情景,更是感慨。

而王杰希接收到叶修的眼神信号后背后有点微微发麻,又没勇气给回看过去,权当没看见。

“你们注意点好吗?”黄少天指指门,“这可是夜区一条街了,在这地方玩躲猫猫?贴鼻子?这消息传出去我们中国队还要不要混了?有点勇气好吗?”

“笑就笑呗。”叶修耸肩,“做人,就要有迎难而上的勇气。”

“歪理是没用的老叶~”这回连方锐也加入到了张黄二人的怂恿大队,而举着话筒刚刚唱完歌的苏沐橙也看着叶修笑,叶修很确定的从那笑里看出了幸灾乐祸。

“唉,来吧来吧,对老年人友好点儿。”叶修最终还是服了软,在一个大家难得这么兴奋的夜里他也愁的去做个扫性的人。

“那就开始啦——”黄少天拍拍手,游戏正式开始。

第一局:同是一队人何苦为难彼此?

第一个抽到国王的是喻文州,当他把牌翻给大家看的时候众人不由得吸了一口冷气——喻文州这人看着挺好说话的,实则坑人怼人向来也不带眨眼的,难保会出些什么爆炸性惩罚。

“我出个简单点的吧,9号录下8号用舌头舔完一杯果汁的全过程,然后发微博挂一分钟删。”

喻文州面色如常,讲出来的话却是惊天动地,震的整个包厢的人都在心里直摇头,国家队队长惹不起。

这时黄少天认命的把牌砸在桌上,上面的数字八显得格外悲壮,而另一边叶修将写着九的牌放到了桌面上。

“靠,队长同队人何苦为难同队人!”黄少天看到九号是叶修后心里的郁闷更是重了一层,“而且还得让这臭不要脸的录。”

“哎,少天,我也不知道这么巧合。”喻文州笑眯眯的,“你就忍会。”

“让我发微博——你是多么的幸运。”叶修也作出一幅痛心模样。

黄少天瞪了叶修一眼(喻文州他还没敢瞪),倒也按着命令做了,叶修录下后发到了微博上,掐着时间一分钟就删掉了——可那些大爆手速的粉丝们保存的可就不算他事了。

第二局:庙家剑圣哼哼唧唧唱叶王

第二个抽到国王的是上一局中枪的黄少天,他扬着手里的国王牌,恨不得在包厢里摇上一圈。“这是什么,这就是欧皇的力量!”黄少天顿了下,脸上笑容渐渐阴险,这回他和喻文州串通一气,特意让国家队队长坐到了四号队员的旁边,然后偷偷看王杰希的牌号,给个手势好给黄少天一个雪耻的机会。

这时喻文州偷偷朝他比了个四的数字,黄少天心领神会,当即开口:“四号和六号一起!让我想想做什么啊…有了!哪个有纸啊?那种草稿纸,有用有用!”

王杰希听到点到的是自己,当即便看了一眼旁边笑眯眯的喻文州,立刻明白刚刚这两人互通一气来拉他下海,但没个证据只能哑巴吃黄莲。

这时黄少天已经从张新杰那儿拿来了草稿纸(不知道他怎么身上还带着草稿纸),三五两下折出来一个——东南西北。

一包厢人都沉默了一下,这种童年回忆的折纸几乎人人都玩过,甚至还天真信过上面的预言——曾经还有人故意在每一面都写上长大成为猪,结果某国家队队员真信了,当心受怕了一个月,后来还是被爸妈好气又好笑的给骂了一顿才焕然大悟——哦原来我不会成为猪啊!

而此时黄少天刷刷刷写了什么上去,然后把纸合好道:“选个吧,四号和六号派个代表出来,你天哥我写的惩罚都很友好的,适宜于年轻人~”

“谁是六号?”王杰希出声询问,便见到叶修默默举起了手。如果他没看错,刚刚黄少天的眼准亮了一下,这又让他想到了之前的惊天秘密和那碗热气腾腾的皮蛋瘦肉粥。

“你来我来?”王杰希问。

“你去吧。”叶修挥挥手。

“那就北,横,五百二十九万下。”王杰希面无表情说出一个惊天数字。

黄少天震惊了几秒,他不是没想过王杰希会拒绝服从,却没想到王杰希总在出乎意料的地方进行魔术师式的不满反抗。

“不行!换个!王杰希我说你人怎么这么这样?你怎么可以这么欺负好欺负的我?(王杰希:好欺负吗?)你这样在赛场上是要直接罚红牌下场的!”

“呵呵。”王杰希自动过滤了黄少天的语言轰炸,“北横,七下。”

“北…七下…嘿!王杰希你运气可真好!”黄少天折了七下后一看结果,幸灾乐祸的表情掩都掩不住,看的王杰希右眼眼皮直跳。

“亲嘴然后自拍发微博,还得加句‘我好中意你’,这是不是很友好?很青春?”黄少天没憋住笑,一边揉着笑痛的肚子一边捶地板,而紧跟而来的是张佳乐的笑声,整个包厢充满着快活的气息。

王杰希听到命令的第一个想法竟然是:黄少天怎么把这么长的一串话写进去的?第二秒想到的则是这命令哪里青春友好了,整一个三流小说的剧情。

而叶修此刻心情也颇为复杂,他虽然在之前逗王杰希逗的起劲,但好歹还是个在此之前的钢丝球直男,没感受过男男亲嘴的滋味。

他瞅见王杰希呆坐在那儿,愣了足足有十几秒(其实是思绪在脑子里开漂移)才反应过来,心道不好——王杰希看起来也是经验全无。

待会别笑场牙磕牙就成。叶修想,总好过相顾无言尴尬成了烟灰落了满地。

但事实总得调皮要跑出脑子里既定的框架,来个出乎预料的大玩笑。王杰希主动站起来往他这边走,表情不很沉重但也不怎么轻松。

他手里一定有汗,叶修脑子里突然划过这么个想法。

而这时王杰希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背对着光线,身体周围看起来就像镶了一道银光。然后他看着王杰希俯下身,阴影撒在他自己身上,而名为王杰希的气息越来越近——叶修自己倾身亲了上去。

他嘴真软,叶修想,没磕牙也没笑场,一切都还好,只是他有点不想从王杰希嘴上离开了——感觉像是以前他和沐橙沐秋租的房子附近的一个蛋糕店卖的布丁,那时候只有在值得庆祝的日子他们才会买来一个尝尝,入口即化且口感甜黏,而现在和王杰希的吻尝起来就像这么回事儿。

而王杰希现在脑子里其实是一片空白的,他甚至听不到包厢里爆炸的起哄声和笑声,因为他感觉到叶修咬了他一口,对,咬。

王杰希是个拥有正常心智的青年,游戏里的一个吻或许并不怎么样,但是一个超出要求以外的吻那就有点出纲了。

这题他没刷过,心里没个底数,只能凭着直觉瞎糊着填——他也给咬了回去,下口不轻,起码他自己尝到了对方嘴里的血锈味。

这时叶修脑子里清醒过来了,一把从王杰希兜里掏出手机咔嚓一声拍了张照,就往后退结束了这个意外出纲的吻——想想还有点意犹未尽。

这太危险了,叶修在心里狂摇头,这下他觉得王杰希喜欢他可能真的是真的,而他自己的转况大概也没好到哪去,这是叶修始料未及的。

他现在嘴上带血,鼻尖若有若无一丝王杰希的独有气息,这气息他在比赛期间和王杰希同室的时候天天在他鼻子周围乱窜,而现在这气息的发起人也在他的脑子里,或者说心里满地跑,而他之前的迟钝使得现在这个小人不开心,直拿扫把在大脑和心窝里到处捅。

王杰希在叶修退开后砸吧两下嘴,又尝到了铁锈味才回神过来,手机里的激情热吻(?)照片却不是他关注的重点,他惊奇的是自己在这么一个人生十字路口多选题上偏走极峰,选了一个最不聪明的选项——三长一短里面偏生选了个最长。

王杰希又看了看叶修,却正面撞上了对方的眼神,一时间两人都陷入了尴尬

“你俩还看什么看?夫妻情深深雨蒙蒙要把眼睛看穿吗?快发微博,发微博,我要第一个转发!”黄少天也瞧出了气氛不对劲,开口给两人解围,但他心里的小黄人其实吹起了喇叭——这两人就像他之前说的那样,有戏。

他黄少天什么时候看走过眼呢?

王杰希在心里感谢了一下黄少天,甚至开始觉得那夺冠之仇此刻也不那么重要了。他把微博调了出来,在点照片的时候手微微颤抖了下——失一足千古恨大概就是这样,他王杰希就栽在了这个国王游戏和小小的东南西北上,或者说栽在了那碗皮蛋瘦肉粥和那久留不散的血锈味上。

王杰希V:

[图片]我好中意你 @叶修

转发0 评论0 赞0

发完王杰希便关了手机,任由微博之后会成什么样,大概电话也会被打爆,他不奢望国家队这些妖孽会有良心为他解释下,不添柴加火就已经是真友谊了。

黄少天发出的爆笑声将王杰希之前那因感激消散了一点的仇恨又给拉了回来,甚至还往上拔了一拔。他现在烦的很,烦黄少天烦游戏烦照片烦微博,烦那阴魂不散的铁锈味和那碗同样阴魂不散的皮蛋瘦肉粥,烦叶修主动倾身打乱他节奏,更烦自己怎么就发现了自己那点小心思。

他对众人打了声招呼说去卫生间,但推开门他就向着反方向走——他得透透气,在包厢里面昏昏暗暗的还看不清楚他的脸,但他自己心里清楚他的脸烫成了什么样,这要是被知道了就不得了了,黄少天的笑声估计得把屋顶掀翻。

但他刚站到店门口便被几个男人围住,笑着对他说着一些鸟语,几分钟前还是宇直(自认)的王杰希哪见过这架势,放眼一看对面一个好大的G吧,这些人大概是从那边过来的。

完了,王杰希想,外交是喻文州的事儿,不归他管。

金发碧眼的外国人还在对他说着什么,王杰希只断断听懂了“your…number…”这些初高中必学常用词汇。

原来是想要他电话?王杰希明白对方意思之后心里反而更懵,他周围都是直男大兄弟,虽然他现在可能不是,叶修也可能也不是,但第一天弯腰就被几个大汉围住要电话也是让他心里咯噔一下,给也不行不给大概也走不掉,没人告诉他这选项该怎么做。

“嘿老王你在这啊,亏我还在卫生间兜了一圈。”叶修叼着根烟从店里走了过来,看见几个大汉围着王杰希也是一愣,反应过来后立马挤了进来拉住王杰希的胳膊往店里走,“走走走,我有事找你呢。”

几个外国大汉还想说什么,却被叶修笑着的一句“sorry. I 've got something for him.”给把话塞了回去,只能眼睁睁看着想搭讪的男性被另外一个男性拉走。

叶修拉着王杰希经过包厢却没推门,而是径直往里走到了卫生间。

“你有事?”王杰希倚在卫生间门口,背上出了些许汗,他现在不能很平静面对叶修,脸的温度在那么那么短的时间吹风时间里也没有降下去,王杰希只知道他现在脸烫的像煎锅,他没能鼓起气势去看一旁卫生间的镜子,不清楚自己的脸是红的还是紫的绿的,但总之一切都不正常。

“大眼啊,你说我们认识多久了?”叶修拿下嘴上叼着的烟,碾熄在大理石材质的洗手台上,脸上表情笑不像笑哭不像哭,倒也显得严肃。

“七八年有了。”

“那你。”叶修顿了会,“你是不是GAY?”

王杰希抖了一下,这问题抛得突然,他现在和一个上街溜达的人却突然接到一个从天而降的绣球一样,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不是。”最后他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句话。

“那你就是喜欢我?。”叶修又紧逼一步。

叶修这话已经摆在了门面上,王杰希听到后反倒心里轻松了起来,他没急着回答,而是端详起面前这个人来:因为经常熬夜而颇重的黑眼圈和眼袋,还有些没刮干净的胡渣挂在下巴上,让人显得颓废又邋遢,手指却修长且白净,私服品味也不怎么好,如果不是苏沐橙打理或许会更糟糕。但事实上这又无一不是荣耀的勋章,日夜颠倒的生活和对自己仪表的不在意,都体现了他对荣耀的衷心。

糟了,王杰希想。

“太便宜你了。”魔术师对对面的荣耀教科书笑了笑,转身就准备走。

“老王你说什么?”叶修眼睛噌的一下亮了。

“我说——”王杰希已经推开了卫生间的门,“你是不是中意我。”

看着已经关上的门,叶修笑了声随即推开门追了上去。









评论(9)
热度(190)

© 狄米特律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