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米特律狮

惊雷

*大叶小王,虽然感觉和大叶老王没啥子区别,群里f想吃就试试写了写结果崩了
*ooc 致歉

是不是和王杰希待久了总会发生点奇异事件?叶修同志醒来后便发现自己躺在王杰希房子的沙发里,准确来说是一个像王杰希房子的房子,有些小细节还是有点不同。

而在睡着之前他是躺在兴欣网吧的储物室那个硬板床上的。

就在叶修开始默念起唯物主义万岁时便听见门口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他赶忙转过头去看——然后受到了巨大冲击。

一个嫩的能掐出水的王杰希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两个眼睛一左写满惊讶一右写满奇怪,眉头微微蹙起(他这习惯这么多年都没变过,叶修头脑里卡机时蹦出的第一个想法),手里提着超市袋子欲言又止的模样。

“……前辈?”

好一个前辈,叶修想,这称呼上次听老王讲出来是多久的时候来着?

“是,大眼儿啊,今年几几年呀?”

“二零一七。”王杰希从鞋柜里拿了双拖鞋, 边换边说,“前辈不是现在这个时间段的吧。”

“哎哟,挺聪明的。”叶修一点没有紧张感的又倒在沙发里,“我快30了都。”

“难怪。”王杰希把袋子放在客厅的桌上,看着叶修那副样子思索了一会,又从袋子里翻翻找找,丢了一盒芙蓉王过去。“有点儿不像。”

年轻的老王竟然吸烟,这消息真不得了,叶修对着芙蓉王吹了声口哨,多好的威胁消息——除却私下熟络的人知道他懒还思维奇特,王杰希在外老是一副不染人间烟火,新好男人的派头,主要是老阻止他抽烟。

“哪不像了,你给我说说?”叶修笑嘻嘻的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从茶几上翻出支打火机点燃,房间顿时多出一抹夕阳橘。

王杰希走过去拿走了烟盒,自己从里面抖出一根叼在嘴上,叶修玩味的看着他做出一系列动作,将手里的打火机递了过去。

“呼。”点燃后王杰希长乎一口气,“气质有点不同,我以为前辈老了之后会收敛点,没想到还是嘲讽脸一个。”

哈哈,叶修干笑两声,王杰希就是王杰希,不随时间改变,只会将一些东西压在骨子里,偶尔能让人窥见一丝。

“你觉得我什么时候能回去?”小王虽好,不能贪杯,不然以后他抱不到美人归回去还说不定得跪老王搓衣板,划不来划不来。

“刚刚我回来天就有些微微暗,我猜会打雷。”王杰希顿了顿,“大概四声后你就能回去。”

“你怎么知道?不会我们小王同志真是个神棍儿吧?”叶修也就是随口一问,没想到对方还真能丢个答案过来,且不管这答案对不对,光是能回答就很玄妙了。

“猜的。”王杰希坐在另一个沙发上吞云吐雾,这对于叶修实在新鲜,原来年轻的王杰希吸烟是这样的——老王在他面前吸烟次数五个手指可以扳过来,而且都是在确定关系后的老麻雀时代。

忽的房间里就暗了下来,一声惊雷在外面响起。

“真是神棍啊。”叶修啧啧称奇,神了神了。

“呵。”

两人都没有起身去开灯,只有两点微小的光芒停留在烟头上,房间里充斥着平日老王嫌弃的的烟味,叶修眯着眼打量这个王杰希,感慨着与那个他熟知的王杰希不同。

像是没有经过打磨的原石,棱棱角角都明明白白摆在那儿,而不是多年后的那个锋芒皆收,隐藏在平静大海下暗流涌动的王杰希。

他谈不上更偏好那个,人的喜好总会随着时间变动,这会儿的他钟情于这个年轻锐意的王杰希(虽然那时候没什么表示),现在的他更塌心于未来那个懒于出门爱赖床的王杰希。

这么多年王杰希始终是他喜欢的样子,又或者说他喜欢的样子一直都是王杰希,这真不可思议。

“你在和以后的我谈恋爱吗?”第二个惊雷下来了。

“直觉吗?”叶修朝他笑了笑,也不管王杰希是否能看见。

“算是吧,但自己和前辈你谈恋爱,我也挺不意外的。”王杰希动了动,找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瘫在沙发上。

又一个危险发言,他真没想到王杰希从这么早开始就与他心心相通,早知如此何苦在那拉拉扯扯几个赛季。

“那你怎么不现在就和我在一起呢。”他感觉王杰希看了他一眼。

“我没说我现在就有那种心思。”王杰希语气里添上了点无奈,“只是不意外。”

噢,无敌的王杰希,聪明的王杰希,神棍王杰希。

第三声惊雷下来了,屋内亮堂了一瞬间,叶修就在这一刹那与王杰希对视了,他的眼睛亮晶晶的。

“你觉得你会记得这次奇妙对话吗?”

“不会。”王杰希俯身拿茶几上的烟灰缸,还差点距离叶修帮他往那儿推了推,“记得的话之后很多得改变,世界法则不允许这样。”

还扯上世界法则了,叶修在心里笑弯了腰,不过也好,如果让小王同志知道他们以后谈恋爱的事,指不定见着他就躲,那很多事确实就改变了。

第四声雷下来了,叶修做了个口型,王杰希认出那是再见。

“再见。”他对着空气讲,随后又奇怪于自己的行为,看着屋内外黑漆漆一片愣了会儿,起身去开了灯。

叶修发现自己又躺在储物室的硬板床上,手里还拿着从小王那顺来的几年前的芙蓉王,他将烟捻灭在床下面的烟灰缸里,在被窝里悉悉索索换起衣服来。

天要黑了。

评论(3)
热度(90)

© 狄米特律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