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米特律狮

【叶王】Outlier/2

从我开始字数就不达标真的超级意思拖大家后腿了…明天开学真太赶了orz 辛苦接下来的小伙伴们了

和爽快人打交道总是轻松且让人愉悦的一件事,在对方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自己的要求后叶修也没有讨价还价,以400cc的血使这笔买卖敲下定锤。

但其实他对杀死那只狼并无多大兴趣,得到资料只是为了揪出后面的组织——一次两次或许还可以说是巧合,但要是多次都是高等狼来袭击,论谁也不信这里面没掺点其他的东西,他可不记得高等狼有这么廉价了。

如果那只狼的组织真和陶轩扯上联系了,那Grimm内部或许真得大换血了,到时候又得是一场腥风血雨,而他却被迫要站在这场风暴的中心。

烦啊。

叶修将柳非送上车后便再次返回咖啡厅,此时黄少天已经坐在那儿等着了。

“怎么样啊老叶你这买卖定了没有呀?我在这附近小店晃了好几圈,店主都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我了你要怎么赔偿我的名誉损失啊?”

“成了成了,别说了快走快走。”说着叶修一把把黄少天拉了起来快步往门外走去,咖啡厅这种不许抽烟的地儿能少待就少待,谈了桩买卖憋的他半天没有碰过烟盒,现在嘴里直痒痒,只想立刻来上一根吞云吐雾起来。

一只脚刚踏出去叶修心里便警铃大响——有狼!而且凭他的能力都觉得感受到的气息非常淡的狼!

“我看我这根烟在这里是抽不成了,少天,快打车走。”叶修叹了口气,朝马路上招招手,“钱你付。”

“我靠?凭什么又是我付老叶你不厚道啊,跟你业绩这么差还要给你生活用费付账我亏不亏,还有啊为什么突然就要走……哎你别推我啊!”出租车停下后叶修几乎是立刻把车门打开将黄少天推了进去,随即自己也坐了上去。

“去郊外树林那谢谢。”

“哎我说老叶…???”叶修将手指抵在嘴唇上示意黄少天别说话,又指了指司机那儿,黄少天也不傻立刻明白了他意思,没再说话而朝叶修做了个口型“Wolf?”

叶修点点头,朝他比了个手势“5”,黄少天露出诧异的表情却也没再说什么。

出租车到目的地后,黄少天马上从车上跳下来,看着出租车远去后才出口询问:“老叶你确定又是5A的?怕不是又是昨天那只吧?”

“我不知道,”叶修从裤袋里摸了摸,将烟盒拿了出来。“我感受到的气息挺淡的,如果没估计错的话应该是5A。”

说话间已从烟盒里拿了根烟出来,叼在嘴上,又开始找起了打火机。

“不是吧我们运气真有这么衰??我和你绑定才多久啊老碰这种出现概率低的事,你怎么怎么吸仇恨啊??我都想去组织换搭档了,还不如找文州呢。”话虽这么说但黄少天心中其实涌出的不是害怕和烦躁而是隐隐约约的兴奋,他是个天生喜爱刺激的人,而这种事正对他的枪口。

找到打火机点燃烟后叶修深吸一口,苦味在嘴里弥漫开去,尼古丁带来的快感舒缓了心中的躁意。

吸一口烟真不容易,叶修想。

“你的小伙伴喻文州还让我好好照顾你呢,别想了。”

“靠靠靠,老叶你这人是曲解文州意思,文州才不是这种意思好吗!”

叶修朝被惹的炸毛的黄少天吐了口烟,满意的听到对方的咳嗽声后往自己的小屋走去:“明天还要去一趟咖啡厅拿资料,早点休息啊哥先回去补觉了。”

进了屋后叶修便瘫在床上,闭上眼睛开始理清思绪:这么多的高级狼追着他来,背后一定有个组织,或许这次的提供线索的人会知道点什么…说起来那人声音真挺耳熟的…感觉在哪里听过…

一个不好的预感在叶修心里响起,他几乎是从床上弹了起来,拿起手机便开始翻通讯录。

“喂?”

“文州啊,问你件事。”

“叶神有什么事?”

“你给我介绍的那个联系人,是不是狼人?”

闻言喻文州在那边笑了起来。

“真不愧是叶神啊,他确实是狼人,不过能说说叶神你怎么看出来的吗?”

“我没看到他,就是通电话的时候觉得声音有点耳熟。”

“耳熟?”

“喘气声有点像,猜的,没想到还真是。”叶修顿了顿。“所以说文州你怎么认识他的?”

“这个嘛…巧合而已,你见到他本人让他告诉你吧。”

“不厚道啊文州。”坐实猜想后叶修还是有点惊讶,作为一个“Litter Red”真是难以想象喻文州会和狼人打交道?“你这可是把我往狼窝送啊。”

“呵呵,我要是真送就不会告诉叶神你了不是吗?放心吧,这只狼想必会和你聊得来。”

“哦?你怎么这么肯定我就会和他投机?”

“两个不同阵营的另类,你会喜欢的,我还有任务,先挂了叶神再见。”

“再见。”

从喻文州那得来的消息这么劲爆,倒真让他开始好奇起明天会不会见到那位号称是王先生的狼人,如果能和喻文州那个心脏打交道的,想必也不是一只无趣的狼。

不过若是Girmm知道他现在开始和狼做交易了,可能针对他会针对的更明显。

唉,Litter Red这活到他身上怎么就这么难做呢。

揉了揉发酸的脖子,再次瘫倒在床上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Tbc .

评论(11)
热度(76)

© 狄米特律狮 | Powered by LOFTER